UnaYu

【啟深】營 第一章(待修)

營,啟深(架空、警察、黑幫,強強)

*畢深兄弟情,慎。

文案:
警方臥底「宰相」發現重要交易情報,卻在撤退時意外身亡,與「宰相」接頭的「麻雀」不知所蹤,同時,日本化學廠資料被竊也引起黑幫總部震怒,下令各分區全面清查內鬼。

【1】

張啟山帶大隊回警局時,深色披風上覆著雪。室外大雪紛飛,但此刻 比天氣更冷的,是他的心情。

當張啟山踹開碼頭最後一個貨櫃時,他知道這次行動一敗塗地,非法貨物都已經被轉移了,而留下的空貨櫃,像在開口嘲笑他的愚蠢。隨後,他接到副官的急電。

安插的線民安六三死了,對方手段非常殘酷,驗屍報告指出,死者被拔光了手指甲,身體嚴重脫水,全身滿是鞭痕和燒傷,死前遭到各種凌虐,看起來就像一朵紅色的雞冠花。

而提供交易情報的「宰相」,剛剛被殺死在米高梅舞廳裡。

他敬佩這位勇敢的女性,英勇的戰士。如果不是她,他們可能永遠也查不到那些交易。但今晚一無索獲,顯然敵人遠比想像中的強大。

「好好安置她的家人,聽說她有個兒子。」不忍心再看下去,他從照片移開了目光。他在心中對天發誓:絕對不會讓這些戰士白白犧牲,一定要讓犯罪份子付出代價!

「是,屬下立刻去查。還有,在現場拘提了幾名嫌疑人。」副官盡責的遞上剛整理出來的資料。

張啟山快速翻閱著檔案,嫌疑人包含:門口保鏢、女服務生、舞廳領班、不知名的三線女藝人,甚至縣長的兒子…,這些人都跟死者有過不同長短的接觸,而第一個發現死者的清潔工也同樣可疑。他拿筆戳了戳紙,八個嫌疑人?一個兇手?或者一個替死鬼?張起山拿著資料腦袋不斷思考著,認為一切都很難說。況且這個時代,只要給他們一筆可觀的數字,每個人就會迫不及待地在筆錄上簽字。

但張啟山在看到一個名字時,仿佛一切都有了方向。他狠狠地把名字圈了起來。

這名嫌疑人叫陳深,檔案上的照片是幾年前的,肯定是特別招女孩子喜歡的類型。沒有任何犯罪記錄,甚至從未違反過交通規則,如果光看檔案,肯定會認為陳深是位守法的模範公民。但他除非腦子燒了,才會相信這樣的鬼話。他清楚的知道,這是畢忠良的人。

況且,那些發生在社會上的骯髒事,本來就遠比在記錄上的多。

說起畢忠良,張啟山知道這號人物,表面上是古董收藏家,背地裡卻是道上有名的黑虎幫南區幫主。黑虎幫是市裡目前規模最大的幫派,也是最令警方頭痛的不法分子,他們勢力龐大與日本幫派及外國恐怖份子勾結,可說是作惡多端。目前幫派內部分成兩大勢力,以新月飯店為分界,北區李默群、和南區畢忠良,總幫主據說是日本人。

認真說起陳深和畢忠良的關係,兩人其實算是上下級關係,陳深是畢忠良的手下,但陳深平時卻又不實際參與幫裡事務,頂多就是頂著畢忠良的名號去幫忙收帳。

傳說陳深在畢忠良還沒上位時曾救過畢忠良一命。當時兩方人馬在爭地盤,畢忠良被圍困在倉庫,是陳深扛著頭部中彈的畢忠良殺出去的。所以畢忠良給了陳深不少好處,兩人算是過命兄弟。

「我要親自訊問他。」張啟山放下檔案。在他看來陳深就是和那老狐狸狼狽為奸的渾蛋而已。
- - TBC - -

〖2〗預告
佛爺對上陳深,偵訊室過招。